相关文章

口腔医疗需求迅速增长 国内民营牙科受到资本青睐

来源网址:

 “现在还远远没有饱和,一个城市牙科诊所的数量应该是理发店的1/6,因为人们每个月要理一次头发,而牙齿清洁或检查则需要每半年做一次。”面对深圳的牙科医疗诊所是否已经足够多的问题,友睦齿科首席运营官杨屹强这样回答。

如今,民营牙科诊所可以提供从拔牙到种牙,从牙齿畸形矫正到美白的全方位服务,相比较传统公立医院而言,病人往往能得到更舒适的环境和医生更多的关注。记者走访发现,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牙科医生从公立医院走出来,建立了自己的牙科诊所,周亮便是其中之一,如今的他是一家拥有八间诊室的口腔门诊的主任,能够从容的、周全的做好每一次诊疗,让他觉得更有成就感,“以前在公立医院时每天要接诊很多病人,给每个病人的时间也就十分钟到十五分钟,而我其实是喜欢更多的跟病人聊聊病情,而不是简单停留在牙病的层次上,口腔卫生是一个系统性的概念,但是条件不允许;现在我们通过预约接待病人,平均每天看六到八个病人,最多不超过十个。”周亮回忆说。

口腔医疗需求爆发式增长     国内民营牙科受到资本青睐     

       业内人士表示,尽管患牙病的人群并没有增多,但随着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牙齿保健、牙齿正畸、牙齿美容的需求却陡然增长,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经养成了定期洗牙定期检查的习惯。2016年,毕马威咨询发布的一组调查数据显示,在过去10年内,成年人牙齿矫正率达到了30%。而在10年之前,这个数字只有10%左右。而在中国一线城市及江浙沪地区,成年人牙齿矫正率可以达到40%至50%。拥有一口健康美观的牙齿,不仅成为社交名片,同时也可以体现出自己的消费能力以及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 不断增长的牙科诊疗市场同样受到了资本的关注,这也成为近年来牙科诊所数量爆发式增长的重要推动力,2017年9月瑞尔集团完成了由高盛集团和高瓴资本领投的9000万美元D轮融资,自2010年A轮融资至今累计完成总融资近2亿美元;2018年友睦齿科完成总额 6,500 万元人民币的 B 轮融资,由经纬中国领投,景旭创投跟投,募集资金将用于三个方面: 门诊并购、门诊建设和品牌推广。

        “2017年社会资本对牙科诊所的投入可能比过去十年的总和都多” 友睦齿科首席运营官杨屹强表示,民营医院是解决当前医疗体系中“看病难看病贵”问题的重要途径,越来越多的政策在扶持民营医院的成长,因此,那些回报率相对较高、风险相对较低的医疗领域受到了资本的关注,比如口腔科、眼科、整形美容等等,是最先从大型公立医院独立出来的医疗领域,而牙科领域最为凸显,因为很多口腔问题并不属于“疾病”,也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之内,因此,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的收费差异并不是很大,这也是越来越多的市民走入民营诊所的原因之一。而在未来,更多的科室和领域会走出公立系统,形成有品牌、有规模的私立医院,优秀的医生和医疗资源也会逐步进入民营医院,将会形成公立医院负责基础治疗,民营医院提供高效率、精细化服务的格局,两者相互补充,相辅相成,缺一不可。

 

 

综合性连锁牙科诊受欢迎  “医生集团”模式更有竞争力

       在短期内爆发式增长必然会带来良莠不齐的问题,如何判断民营诊所的治疗水平成为市民关心的问题。业内人士建议,一般而言,连锁化的诊所比单间牙科诊所要更具规模和实力;而拥有不同专科医生组成的综合性牙科诊所要比专科诊所更加全面、更有竞争力。友睦齿科董事长朱玮玮表示,拥有6到8间诊室的综合性牙科门诊往往能提供更专业更全面的诊疗,在市场竞争中的生存能力也最强。“举个例子,如果一个病人门牙缺失,那他两边的牙齿会倾斜过来,下边的牙齿的变长,因为没有阻力了嘛,这种情况要涉及到牙齿的种植、牙齿的矫正、又涉及到牙齿植骨和牙龈保护的问题,最后治疗完成之后,还要达到美学效果,怎么做才能让牙齿和牙龈都很漂亮,这需要多学科的联合,牙科医生各有专长,不是一个医生就可以做好的”。

      在西方发达国家,这种较为复杂的治疗通常是通过转诊的方式来完成,比如一个牙龈专科医生处理好病人的牙龈问题后,会将病人转介绍给正畸专科医生,病人需要不断转诊才能得到最专业的治疗。而朱玮玮医生表示,牙科是一个系统性的诊疗过程,将不同专科特长的医生集中在同一件诊所,对病例进行集中讨论,拿出一套完成的治疗方案,将会是牙科诊所发展的必然趋势。

友睦齿科在创立之初就确立了这种诊疗体系和标准化流程,每个病例都会在诊所的晨会中由不同专科的医生集体讨论,并拿出整体而全面的治疗方案,齿科门诊中不同的专科医生每天在一起工作、讨论病例,有利于更完善治疗方案的出产。当系统治疗方案确定后,门诊会进一步分流程细化接下来的治疗操作。因此,任何一个病人在任何一个门诊都能获得同样的治疗和服务。

政策逐步开放     社保在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同样适用

       为鼓励民营医疗机构的进一步发展,国家政策正在逐步开放,设立民营医院的门槛不断降低,同时也向民营医疗结构开放了社保,朱玮玮医生回忆说,“深圳的情况是,以前只能有牙科医院口腔医院才能有社保,后来发展到2000平米以上的大口腔门诊也能有医保,而且医生还有达到一定的级别才行。现在是全部放开,所有的合格的正规医疗机构都可以使用社保。” 但同时来讲,牙科是一个系列化的治疗,大量的服务是不在医保范围之内的,因此,对民营牙科来讲,医保并不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。

       而在国内牙科治疗水平上,朱玮玮医生表示,尽管牙科的技术和理论都来自于西方,长期以来国内口腔医疗都在向西方学习,向港台学习,但医学毕竟是一门“技术活”,实操性非常强,口腔医疗尤其如此,在理论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,经验的积累显得格外重要,目前,国内最优秀的牙科医师已经达到甚至超越国际水平,“因为我们的人口基数大、我们的治疗复杂程度高,要处理的疑难病例是香港台湾很难见到的,因为我们父辈这个年龄层产生了大量的疑难病例。这些是发达国家看不到的,我们在这些疑难病例上积累了大量的经验,达到的治疗水平,在某些领域上已经到达全球领先水平。”朱玮玮表示。